首页> 健康 >正文

90%的创业公司都倒闭了!VR两年大轮回

2019/8/13 20:53:19来源:新浪娱乐 编辑:李敏萱

“2015 年有两三百家做头盔的,现在可能剩下不到十家了,90% 的创业公司都倒闭了。”

王思琪

[“VR 领域的需求是真实存在而且验证了的,只是在一段时间内被过度放大了,造成过热,现在降温是有道理的。”]

VR 两年大轮回:90% 的创业公司都倒闭了

2014 年 3 月,Facebook 宣布收购 Oculus,在这之前,这家低调的 VR 设备、游戏软件厂商,或许只有专业玩家能够叫得出它的名字。收购之后,VirtualReality(虚拟现实)开始走进人们视野,并在未来两年以野火燎原之势迅速发展。

深圳华强北赛格工厂店,记者粗略逛了一圈,找到不下 5 家从事 VR 行业的店面。过去各式手机零配件店面大部分被无人机和 VR 头戴设备所取代。

李凤(化名)在其中经营着一家店面,这里面从 VR 眼镜到一体机一应俱全,顾客下单之后,位于宝安的工厂就可以加工生产。半小时内,李凤多次接起电话或用手机微信回复顾客。她告诉记者,公司最近订单不少,卖得最好的是 VR 眼镜。

而与这些店面的火爆场面无法同日而语的是 VR 产业在投资界所受到的冷落。根据美国第三方风险投资数据公司 CBInsights 数据,对比今年第一季度,第二季度无论是投资数量还是金额都有不小的下降。

Facebook 大并购带动产业

“从某种角度看,其实 VR 寒冬的提法不太准确,因为它并没有真正热过。”云九资本董事总经理邱谆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记者。

两年前,邱谆就开始关注这个领域,但可投资的标的并不多,让他始终处于观望状态。

根据《互联网+影视产业研究专题报告》,从 2015 年初至今,VR 产业的企业数量从 200 多家爆发到 1600 多家。

清科私募通数据显示,近一年来,国内涉及 VR 产业的投资不少于 145 起案例,涉及金额 44.34 亿元人民币。

邱谆告诉记者,目前国内外的“VR 投资热”主要依靠大公司战略投资部与一些号称专投 VR 的新型小基金运作起来。

对于小基金而言更多带有一定的投机性质,“这毕竟是个概念,对它们融资有利,算是一个差异化,不然刚出来怎么和其他大基金竞争。”邱谆对记者说道。

对于大公司来说,补充现有产品线是推进 VR 项目的主要动力。

时间倒回 2014 年年初,Facebook 宣布 20 亿美元收购 OculusVR,并且计划将其拓展到游戏以外的业务。“游戏之后,我们将把 Oculus 打造成提供其他多种体验的一个平台。历史经验说明,未来会有更多平台出现。今天的收购是对未来计算的长期投资。”FacebookCEO 扎克伯格说道。

而这次收购在业内看来是对 Facebook 游戏业务的补充,对于 Facebook 而言,游戏未来是它们收入的重心,但是它们的游戏多数是休闲游戏,而且没有专门硬件,收购 Oculus 可以帮助它们进到主机游戏(硬件),以及重度玩家的领域。而这种寄托新技术带来新的增长点的方式随后被不少企业借鉴。

“没想到这个收购带动了整个业界,很多其他公司认为 VR 会是下一个方向,于是纷纷布局,国内比如暴风,纯视频的业务已经增长乏力,必须寻找新方向,于是锁定了 VR 硬件作为入口。”邱谆说道。

除了 Facebook,手机巨头 HTC 在 2013 年手机营销跌至谷底之时,VR 业务便成为了它的救命稻草。今年 6 月,HTC 董事长王雪红全力押注 VR 产业,将 VR 业务分拆成立独立子公司,并带领 28 家风险投资基金组成专门针对 VR 投资的财团,投资规模达 100 亿美元。

Facebook、HTC 之后,越来越多的巨头争相进入该领域。今年全球较大的融资金额来自于两家增强现实技术,MagicLeap 和 Meta 分别获得 7.94 亿美元C轮融资以及 5000 万美元B轮融资,主要投资方为阿里、联想、腾讯等中国 IT 巨头。“(它们)相互带动,大家都怕落后,被别人抢了先机,投资远走在市场和用户之前。”邱谆说道。

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,等待,是这些年对于 VR 的态度,不少投资人仍然认为 VR 技术要谈市场规模还为时过早,尚未成熟的技术、巨头频繁加入这些因素都加大了资本投入的风险。

显然,在目前技术下,VR 市场也已经逐步趋向饱和,以 VR 头显为例,大量公司的出货量未达到预期。去年,全球最大的经济和金融分析机构之一 HIS 预测,HTCVive 将达到 44 万台的出货量,然而,今年实际只卖出了 14 万台。

VR 头盔“90% 的创业公司都倒闭了”

创投资本的观望态度直接影响的就是 VR 创业团队陷入发展窘境:难被大企业看上又不愿屈就于小基金的创业团队,只能面临两种选择:倒下或转型。

2015 年,房文新创建极鱼科技时,万万没想到现在的情景。“我记得 2015 年有两三百家做头盔的,现在可能剩下不到十家了,这一拨技术已经过去了,90% 的创业公司都倒闭了。”他对记者感慨道。

下半年,暴风魔镜团队大面积裁员,同时,米多娱乐与众景视界也传来欠薪消息,一时间,行业迎来低谷,更让许多人相信 VR 产业冬天已经悄然来临。

而在 ODM、OEM 等生产商中,这种低气压荡然无存,随之而来的是不断补充生产的热潮。

李凤所在的公司在 VR 出现之前,主要从事智能穿戴等 OEM 生产,近两年,随着 VR 概念在市场的火爆,逐渐将生产线投放到眼镜以及一体机研发生产上。

IDC 集团研究结果表明,目前手机盒子 90% 以上都应用于消费市场,而中高端 VR 设备大多数应用于商用市场,主要以线下体验店为主。

“这是一定会起来的领域,到时就是谁先进入谁先干赢市场,我们公司为了这个弄了不少线下的体验馆。”对于未来 VR 市场,李凤显得十分有信心。

类似李凤这样的人在华强北的赛格工厂店中不在少数,在另一家同类型店面中,店主对记者表示,其卖得最好的机型是一款成本只要十几元的 VR 眼镜。这些工厂店一般不卖单机,只做批发,并且提供生产所需要的公模。

在李凤推荐下,记者试戴了一款配备 2K 屏幕的 VR 一体机,除了场景转换中带来一定眩晕,基本操作还算流畅。李凤得意地告诉记者,这是目前国内市场上,除了大棚以外做得比较好的 VR 一体机。

然而,当记者追问这款一体机销量时,李凤却表示现在市场对一体机需求并不大:“市场没有打开,明年应该会迎来一体机的热销。”

那么市场到底更青睐怎样的 VR 产品?

记者在淘宝页面搜索发现,最为热销的产品是售价在 100 元左右的 VR 眼镜。据记者走访了解,这种盒子成本价格在一二十到五十元不等。

在李凤的店中,记者看到一款带蓝牙控制的眼镜盒子,其告诉记者,由于带有蓝牙控制其售价比一般盒子要高,如果做 1000 个,单个价格可以减到 48 元,而这样的盒子贴上标签后,价格能够达到 100 元一个。

“现在基本只有盒子能赚钱,越高端越不挣钱。”房文新对记者说道。

一方面,盒子价格便宜,减少消费者试错成本;另一方面,爱奇艺等视频平台所推出的 VR 体验也会推动眼镜盒子在C端的市场。

寻找刚需

对于C端消费者而言,购买一个 VR 眼镜更多是对目前 VR 概念热炒的迎合。

在高交会现场,记者采访不少 VR 设备提供商,一名在深圳从事 VR 解决方案的销售经理告诉记者,大部分问询的人都是需要批量定做 VR 盒子。

“现在盒子基本都是国外的订单,美国、韩国是两大出口方向。”李凤告诉记者,公司最近接下了沃尔玛以及不少韩国机构的订单。

在刚刚结束的秋季香港环球资源电子展上,50 元一个手机 VR 盒子是最为畅销的商品,受到最多国外厂商批量订购。

国外顾客对于新奇实惠的电子商品怀抱浓厚的兴趣。这些价格低廉的产品销往海外,很多时候甚至作为促销礼品送出去。VR 新颖的概念让不少 4S 店、大卖场看中,一次性采购几千个 VR 盒子,专门用来附送给客户,“不用花太多价格又能体现公司在礼品上花了心思”是这些机构希望达到的效果。

而在个人消费市场,这种猎奇心理同样存在。

根据第三方数据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6 上半年中国虚拟现实行业研究报告》,尽管近年来国内出现不少 VR 头戴眼镜产品,然而消费市场反应一般,购买意愿不超过 30%,71.3% 的中国手机网民不会购买相关虚拟现实产品,主要原因在于价格与目前技术水平不对等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好奇心驱使以及尝鲜的想法让消费者去选择购买 VR 眼镜而非一体机等较高价格产品。

“眼镜盒子最大的好处就是便宜,反正体验一下,花了几十块钱效果不好扔了就行了。”上述高交会参展商对记者说道。

事实上,这类盒子成本和技术含量并不高,依靠一定话题和噱头能够增加其销量。在 Indiegogo 等国外众筹网站上,记者看到不少这类型的眼镜盒子,不少创业团队将其与手机内容、APP 进行捆绑销售,而这些内容包括二次元、游戏以及色情题材。

对于高端技术而言,目前遭遇破局C端市场之困。

“现在 VR 行业,格局已定,大家在做B端产品,C端都不赚钱。”房文新所做的手势识别技术主要运用在 Vive、Oculus 等头显设备中。

其刚刚与投资人接洽完成 Pre-A 轮融资,具体融资金额与消息将在月底公布,房文新告诉记者,在这个节骨眼上,融资并不容易。

C 端产品具有较高技术要求,巨头进入扼杀了这些创业团队的机会;B端产品对技术要求不高然而需要完善的供应链资源,创业团队不具备这两方面优势,容易造成“高不成低不就”的局面。

下一站 AR?

华强北的商家还沉浸在眼前 VR 带来的微薄利润中,资本的方向已经悄然迈向下一步。

根据 CBInsights 数据,2016 年第二季度 AR 领域投资数量虽然赶不上 VR,然而投资额却超过 VR。

第一季度是 AR 投资高峰,主要得益于 MagicLeap 获得 7.94 亿美元C轮投资。即使不算 MagicLeap,第一季度 AR 领域仍然获得 3 亿美元的融资;第二季度 AR 融资额为 7200 万美元。按照当前的速度,AR 领域交易量将比去年增长 40%。

体验太重、C端用户市场不明朗,是投资人从 VR 中抽离的原因。“目前 VR 基本只适合重度游戏的用户场景,或者一些很垂直的行业应用,进入一般人的家庭,还比较遥远。”邱谆说道。

相较而言,AR 的应用领域更广泛且亲民。

深圳增强现实公司 OglassCEO 苏波告诉记者,公司目前所研发的第三代增强现实眼镜投入量产,届时会先交付给国家电网、江铃部分部门生产以及战略机检修试用。这也代表了其所看好的未来 AR 设备在生产领域的三个潜力方向:电力、制造以及军工。

顺应这种趋势,房文新将极鱼科技业务分为 ThisVR 和 ThisAR,将手势识别技术分别应用到 VR 和 AR 领域。与投资人一样,他认为 AR 具有更多的应用场景。“VR 已经没怎么有人投了,我们现在的投资人都是因为在 AR 领域的应用而进入,手势识别能够从 VR 过渡到 AR。”

从火爆到冷却,VR 用了不到两年时间。“与之前互联网、O2O 的热不一样,那些领域的需求是真实存在而且验证了的,只是在一段时间内被过度放大了,造成过热,现在降温是有道理的。”邱谆告诉记者。

无论是 VR 还是 AR,要进入C端市场都需要克服多重技术难关,包括如何让显示更自然,减少眩晕效果。

房文新告诉记者,未来资本对于 AR 技术的投入将会集中在光学模组、手势操控以及 SLAM(机器人同时定位与建图)三大核心技术上。

然而,对于创业团队来说,现在或许已经错过了最好的上车机会了。“硬件或者一体机研发,我不觉得还有机会。假设这个市场真的存在的话,最后 Apple 出个东西就把它们都灭了,完全等同当年的山寨智能手机;而如果这个市场不存在,当然大家也就都瞎忙了。”邱谆说道。


相关阅读:
成都新房 http://cd.xinfang.zhuge.com/
>>高清图集

推荐新闻
最新新闻